傍晚

2020-05-25 23:02

9月1日,大连市出租汽车管理处一位负责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停运不存在。大连市8月中旬重拳出击,治理出租车乱象,出台了打击“拒载、拼客”的规定,不排除有个别司机心怀不满在网上造谣,煽动停运,但这只是极少数人。

9时许,记者在西岗区南石道街附近大连市行政服务中心统计,出租车比往常略有减少,但每分钟都会有载着乘客的出租车经过。10时许,记者赶到大连市火车站,发现那一带出租车数量与往日相比也略有减少,看不出停运迹象。

当地媒体称:“时逢大连夏季旅游高峰,一些出租车司机却给大连形象抹黑。从8月12日下午起,市交通局客管处、运管处、出租汽车管理处三方联手,对出租汽车拒载、拼客等违规行为进行专项整治,一天半的时间共查处违规车辆80余辆。”

傍晚,记者在星海医院附近采访到了两位“休假”的河南周口籍司机,他们刚在绝妙鸭脖店买了些凉菜。其中一位青年司机表示出租车行业干着太累,又不挣钱,所以他们决定让自己放假休息,待在家里“看全运会”。

管理部门专项整治出租车,引得市民和游客们一片喝彩,但由于处罚严厉,也成了部分司机“休假式”停运的导火索。

但侯元杰说,他所承担的风险却是司机们看不到的,遇到车毁人亡的交通事故就“全毁了”。上述许姓负责人对此深有同感,他说,今年4月,该公司有出租车撞死行人,司机负全责被判1年多刑期,保险公司理赔35万元,万发公司还垫付32万元。这个司机是替班司机,家里一贫如洗,公司只好自认倒霉。

在赵明看来,扶持并管理好出租车,有利于减少私家车的盲目发展,有利于控制公务车和商务车的使用频率,有利于社会资源的合理利用,是减轻城市道路拥堵的有效办法之一。他提出,出租车运管部门应建立和完善类似于警方“110”式的联系沟通和快速反应机制,发现问题,限时限期解决,不留任何隐患。在社会转型期,应发挥行业协会等社团组织承上启下的桥梁作用。当然,这个协会不是纯官办的“影子协会”。“在瓦房店,我们就进行了这样的尝试,协调和理顺各方面的关系,兼顾管理部门、经营者、司机和打车人多方利益,化解了许多矛盾,改善了经营环境,近年来杜绝了群体事件的发生。

作为管理方,小公司的整合和牌照费问题,是否可以有更好的改革方案?

晚上,不只一位网友发微博表示在机场打车难,两个小时才等来一辆车,并且配发了大量旅客滞留机场排队等车的照片。

大连市出租车管理处这位负责人认为,普通老百姓都坐公交,打车的毕竟不是大多数,不该拿纳税人的钱来补贴并非低收入的打车群体。

李全惠说,出租车公司每辆出租车年利润3万元,放眼全国都不算低。如此算账的话,规模较小的帝都出租车公司全年利润应为60万元~70万元。

记者近日采访发现,出租车司机经常抱怨加班干活太辛苦,吃不上午饭,而且街头公厕少,小便问题很难解决。然而,司机叫苦的声音,在网络上却很少得到同情和回应。

“出租车司机素质参差不齐,这个群体不好管。”有业内人士透露,公司也不好做,国家规定一个人管10至15辆车,二三十辆出租车要4个人管。大连市出租车管理处连续4年从各公司抽调一个人常年参与行业稽查,4个人的公司就剩下经理、会计、出纳各1人。小公司如果一辆车一天10元钱用于开工资,一年按3600元算,20辆车每年7.2万元给4个人开工资,人均月工资平均不到两千元。以前管理部门提出过整合的意见,但是“车辆过户一辆车2.2万元费用,谁肯拿?”

一名王姓司机说,出租车公司的垄断经营是根源问题,他们投资7万元就能买一辆车,出租车司机要开这辆车,需要支付的5年承包费是13.5万多元,之外每个月还要再交份子钱。如果大连市能去掉出租车公司这道环节,允许广大司机个体经营,直接向管理部门登记备案就好了。在他看来,这里面不存在管理上的难点,“如果发现出租车有拒载、拼客,直接取消运营资格,这样大家都会守规矩。”

侯元杰说,帝都出租车公司是改制企业,花了441万元从政府手中买到20辆出租车的运营牌照,这一成本还没算上相关的手续费和贷款借款利息。

赵明认为,大连出租车管理在政策创新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早在十几年前,当全国许多地方还把个体经营出租车视为禁区的时候,大连就率先在瓦房店开始了试验,1500多辆出租车优先分享了政策创新的优惠。

业内人士分析说,出租车公司车多还好,利润可观。但小公司挣钱并不多,还经不起风险。大连市区约有170家出租车公司,大部分规模都在20辆~30辆。政府再拍卖出租车牌照,恐怕很多公司都不敢买了。原来不花钱的牌照一个一年挣3万元,这种占10%,后来大连的出租车牌照都是从市政府拍卖得来,每个平均费用约为22万元。如果让政府把所有的牌照全免费放开,公平起见,要么10年以后再操作,要么把现在已经收取的费用退回,需要大约10亿元,这钱政府能拿吗?

“8月31日,第十二届全运会在辽宁开幕,大连出租车在当日停运”——半个多月前,这条信息就通过网络和手机传播。但到了开幕式举行当天,大连街市依旧太平,没有发生骚乱和大规模群体性事件。

说到“替班司机”,侯元杰说,从公司手中承包出租车的是主班司机,他会找一个替班司机轮着开。公司收入主班司机一天120元管理费,而主班司机会像二级承包人一样再收替班司机的140元(白班)或者150元(夜班)。“在北京和上海,出租车公司会收两个班的钱,而大连只收一个班的钱,你可以到各地去考察,大连主班司机的负担是最低的。”他说,不能讲公司光收钱不服务,8月1日,帝都公司搞“迎全运爱家乡活动”,3个小时的活动,免了全天的管理费,算下来就几千元钱,此外逢年过节公司都给职工发东西,每人200多元。

大连市出租车协会秘书长李全惠介绍,根据行业调查,大连的出租车司机收入水平并不低,在全国来看应属于中上水平。每年协会都做行业调查,根据每个月在计价器站抽查100辆出租车的计价器来统计,大连出租车总体收入这几年没有太大变化,每辆车日平均约700元。如果算上无法统计的拼客收入,司机们的收入应该更高,每月远不止3000元。

大连市出租车管理处一位负责人认为,2008年,大连市政府对全市出租车的承包金管理费进行规范,自2009年起,每月管理费3600元。这个数据在副省级城市中并不算高。每年4月,财政部会为每辆出租车发放“成品油价格改革财政补贴资金”,这笔钱简称“油补”。据统计,大连市1.3万多辆出租车,2012全年油补约为1.5亿元。

“干不好,可以退出来。”大连市出租车管理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在路边开饭店的,赔本了没有找政府闹的,出租车司机也没有道理闹事。

然而,在大连市民和出租车司机的表述里,当天确有部分司机停运,打车很难。有一些出租车司机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不是闹事,只是以“休假”的方式停运,无声地表达诉求。

在搜狐网大连频道日前的专题调查中,93%以上的乘客在大连打车有遭到拒载的经历,“大连首例出租车因拒载被罚3000(元)扣12分,疑似遭遇钓鱼执法,你怎么看?”调查结果显示,87%以上的人表示,“强烈支持,早就该治治大连出租车司机了”。群众对出租车乱象的不满,可窥一斑。

网友们拍砖最多的就是出租车拒载和拼客。有人痛斥说,许多出租车司机看到三个人以上不拉,因为没法拼客了,这种情况简直是“惯出的毛病”。景点附近出租车宰客和个别司机在火车站拒载后还殴打女乘客的新闻,更是在这个高温的夏天为人们的怒火浇油。

李全惠认为,现在物价都在涨,唯独出租车不涨价,“再加5000辆,依然打车难”。他援引北京出租车调价,高峰期双倍价格有效地缓解了打车难的例子,认为用经济杠杆来缓解打车难,也能提升司机收入。据悉,大连出租车运价调整方案已经报到政府有关部门。

大连许多出租车司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提到了降低份子钱的诉求。

“不要老觉得公司是坐着收钱,暴利!”拥有60辆出租车的大连万发出租汽车公司一名姓许的负责人说。大连帝都出租汽车公司经理侯元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就单独每辆车的利润而言,司机挣得比公司多,公司不存在暴利,承担的风险倒是很大。

来自黑龙江的一位姓于的出租车司机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他们一个月要交给出租车公司的管理费是3600元,平均每天120元。“有时候一天下来基本上等于白干”,遇到早晚高峰堵车,一个小时只能拉一两个活儿,才能挣二三十元钱。他说,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最后能落到自己口袋里的,有时还不到100元。在当前的物价背景下,交完房租,根本不够养活老婆孩子和支付相关的教育医疗费用。出租车公司把他们大半天的劳动收入拿走,却不负责司机们的医疗、失业和养老保险。在这种情况下,司机们通过拼客多挣些钱,却被课以重罚,自然心中有气。

9月3日,大连街头的空驶出租车已经多了起来。本报记者 宋广辉摄

大连瓦房店市道路交通安全协会秘书长赵明认为,出租车司机,不管是与政府管理部门之间,还是与所从业的公司之间,有矛盾和摩擦都是正常的,不应当无视、回避和掩盖。

8月31日一大早,一些大学生赶到大连的港口码头和火车站迎接新生。据他们统计,7时许,在火车站出租车站点等车的约有10人,排在前面的人等了20分钟,没有一辆出租车出现。

他也向记者算了一笔成本账,按照最低标准平均计算,公司为每辆车每天支付的最低成本也得51元——税收11元、保险20元、人员工资15元、水电办公费和人情往来等5元(这还不算办公场地租金等费用)——去掉零头按50元算。每天管理费120元减50元,剩余70元,全年下来是2.5万元。加上政府允许出租车公司向司机收取的号牌使用费8000元,每辆车全年平均利润3.3万元。